高考大省们,为什么这么难?

发布时间:2020-09-22 聚合阅读:
原标题:高考大省们,为什么这么难?现在的教育,讲究的是从娃娃抓起。从早教开始,到为孩子买学区房,再到课外班补习,大众对于教育产品的投资,最终都会落到高考这个点上...

原标题:高考大省们,为什么这么难?

现在的教育,讲究的是从娃娃抓起。从早教开始,到为孩子买学区房,再到课外班补习,大众对于教育产品的投资,最终都会落到高考这个点上。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,2019年全国高考报名考生人数达1031万人,而本科录取率只有42%左右。作为“高考大省”之一,河北的处境一直很尴尬——在河北境内,没有一所985或211院校,唯一一所挂着“河北”名头的双一流院校河北工业大学,还建在天津。近日,北京理工大学怀来校区正式开建的消息引发了热议,网友们纷纷表示,河北“终于迎来985”。然而,北理工“落地”真能改变河北的高考难题吗?您可别逗了。 提起河北的学校,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,就是衡水中学。在河北省内,衡水中学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。和它联系在一起的关键词,是“军事化管理”和“高强度学习”。放到时下,可能还要再加上一个新词——“内卷化”。所谓“内卷化”,简单说就是内部竞争。由于个体所分配到的资源越来越少,只能付出加倍的努力,才能获得与原来同等的回报。而每个人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,内卷只会让竞争越来越激烈,甚至形成恶性循环。倘若不是没得选,没有人愿意主动趟入内卷化的浑水里。就像衡水中学,虽然在教学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但世人对它一直褒贬不一。其实衡水中学只是当今教育的一个缩影,往远点儿看,几个高考大省各有各的痛,各有各的内卷化。2020年,全国共有1071万人参加了高考。其中,复读生的人数为242.2万人,占总人数的22.67%。换言之,每100个参加高考的考生里,就有22个复读生。应届生和往届生一起挤着过独木桥,共同在内卷化的环境里越陷越深。发展到极致的可能要数河南,在“2020年高考复读生人数”统计中,河南2020年的高考报名人数为115.8万人,其中复读生人数为46.75万人,占总人数的40.37%。 河北的复读生人数也不少,2020年复读生有16.86万人,占到高考总报名人数的26.98%。回看10年前,2010年河南共有95.24万考生报名,其中复读生人数为34.7%。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的是,复读生的比重正在越来越高。这些人里不乏高分考生——因为没有考上名校,于是选择了复读。 我国高校资源分布不均,这是明摆着的问题。以河北为例,省内重点支持的大学是燕山大学和河北大学,现在仍在向一流大学“进军”。而省内唯一一所双一流大学河北工业大学,却建在了天津。在高校资源的困窘上,河北并非独一份,中西部省份的处境更为尴尬。137所“双一流”大学里,中西部省份合计不到50所。其中,河南、山西、内蒙古、江西、广西、贵州、云南、西藏、青海、宁夏均只有1所211大学。一般情况下,人口大省的高考内部竞争,一定会远超于其他省份。因此,“高考移民”也成了老生常谈的话题。今年高考结束后,“西藏学区房”的概念又被炒了起来。很多房产中介鼓吹,西藏每年只有2万多人参加高考,竞争压力小,而且录取分数上也相对较低,“孩子只需要买房落户到西藏,就可以轻松实现985、211的梦想”。

在“买西藏高考房,圆孩子重点大学梦”“拥有西藏学区房,清华北大轻松上”和“西藏学区房高考直降100分”的广告词背后,是高考大省家长们的普遍焦虑。西藏教育资源虽然相对薄弱,但考生数量也少,因此每年的录取率实际并不难看。西藏的情况,与高考大省截然相反。河南、河北等高考大省,教育资源并不一定明显领先于其他省份,但报考人数却遥遥领先,而且省内高校又少,这三点结合起来,最后就会造成一个结果:复读生增多,内卷化加重。这种情况下,我们也不难理解,为什么大众会将梦想寄托在名校上了。因为本省高校的教育资源,一般都会倾斜本省的考生。所以北理工在怀来落地,家长和学生们才会欢欣鼓舞。这背后,是教育资源的分配问题。只不过,北理工校区在怀来落地,并不意味着增加在河北的招生名额。河北多年来的高考难题,并不能简单因为一个高校分校区落地而改善。

无论是高考还是高校,最后立足的点都是城市未来的发展。很多人报考大学最先看的是城市,其次才是学校和专业,因为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可能决定考生在4年后的去留。以深圳大学为例,985、211的榜单上都没有它的名字,然而凭借着深圳一线城市的地缘优势,以及近几年深圳政府的大力扶持,深圳大学的排名扶摇直上,甚至超过了不少211和 985大学,录取分数也是高得出奇,多省录取分数超过620分。反观河北,2019年的GDP为35104.5亿元,名义增量-905.8亿元,名义增长率-2.52%。经济上的对比,似乎也昭示着高考背后的奥义。和楼市一样,和人相关的问题,背后的逻辑归根到底往往都是经济。我们反过来看,或许能从城市房价中找到些蛛丝马迹。随着北方城市房价的普遍回落,深圳、杭州等城市的房价进入上行阶段,前几年的“人才流入是房价上涨的根本缘由”似乎有了支撑的证据。早在2017年,百度地图曾经发布中国城市研究报告,结果显示所调查的49个城市中,深圳、广州等城市位列前茅。从那些房价上涨的城市来看,具有强吸引力的城市18-34岁常驻人口占各自总流入常驻人口的很大比例,也正是他们源源不断的需求,支撑起了高房价。而这群人是什么人呢?多是从大学步入社会的那一批青壮年。2016年北京市教委宣布,“十三五”期间北京将不再扩大教育办学规模,在京高校不再新增占地面积、不再校内扩建,支持在京中央高校和市属高校通过整体搬迁、办分校、联合办学等多种方式向郊区或河北、天津转移疏解。然而在接受采访时,很多学生对转移校区表现得并不情愿。通过高校搬迁、落地分校,河北可以承接北京大量的教育资源。但如何将这些高校学子留下来生根发芽,还是一个长期的难题。

-